主页 > 互联网发展研究 > >鲍岳桥:网络教育时代来临
互联网发展研究

鲍岳桥:网络教育时代来临

时间:2018-08-17 14:23供稿单位:雪云源码打印字号:

  “在线网络教育行业很可怕。”在不久前教育部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一位在线网络教育企业的老总感慨万千,“十年前也开过类似的会,当时差不多也是50家企业参加,但今天我发现在场的只有2家,另外48家已经倒下。”

  2005年,鲍岳桥辞去联众CEO一职,创办了一起学习乐园。公司通过情景式动漫学习模式,开发了“一起学习乐园”这款包含游戏、动画、漫画、故事等元素的教学软件。以在线学习的形式解决目前小学生普遍存在的对学习没有兴趣、贪玩、需要家长不停督促等问题,并在整个学习过程中,加入主线情节《蜂王号》及相关主线任务,让学生在学习的同时,体验升级、获得银币、砸金蛋、接金币、赛车、连对奖励等游戏乐趣。

  目前,一起学习乐园的注册会员量达到了80多万人,每月活跃用户逾万人,其研发的同步教学产品日渐俘获家长和孩子的心。然而,这些成绩的背后是鲍岳桥及其团队六年的苦苦挣扎、艰难摸索。

  “公司刚成立的两三年,投进去的几千万付之一炬,最初的几位创始人也都很遗憾地离开了。”鲍岳桥感慨,“在线网络教育行业不好混”,如果商业模式和市场需求不吻合,学校和家长不买单,那么结果必然是死掉。

  鲍岳桥不甘于就此放弃,在身边的同行纷纷倒下之时,一起学习乐园不断地吸纳优秀的业界人才,上至60多岁的花甲老者,下至20多岁的年轻才俊。鲍岳桥与他们一起扎扎实实地打磨产品的内容,也正是他们对内容孜孜不倦的追求才形成了如今一起学习乐园的核心竞争力。

  “十二五”期间,国家将更多投入教育的软性服务,以往给学校配电脑等硬件投入造成太多闲置和浪费,缺少必要的软件载体。而随着70后、80后家长的成长,其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以及对创新教育方式的需求也将成为教育软件发展的驱动力。

  当鲍岳桥上小学时,班里有一个非常顽皮且学习差的孩子,鲍岳桥:在线网络教育时代来临基本每天上学都迟到,而且一上课就躲在教室的柱子后面“哐哐哐”地掷骰子。有一天,这个孩子又迟到了,回座位后照常玩骰子,刺耳的声音引起了老师的注意,于是老师语重心长地教育了这个孩子,那次之后,顽皮的孩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上学再也不迟到,上课再也不掷骰子,专心听讲,最后成为那个班里惟一一个考上县初中的学生,几年之后还考上了北航。

  这件事情让鲍岳桥很受触动。“如果没有一个特别的外力刺激的话,孩子自身的变化是稳定的。”而在联众做游戏的经历也让鲍岳桥觉得,“游戏总会让人感觉玩物丧志,所以一直想做一些有价值、有意义的事。”

  因此,一起学习乐园的创建理念开始萌动。彼时,鲍岳桥通过充分的市场调研得出,现在孩子主动学习的积极性没有被充分调动,学习效率不高,孩子完全失去了一个快乐的童年。老师可以改变孩子的一生,但是一个老师再厉害,他能影响的孩子数量也是有限的。

  “所以我就想可不可以借助网络,借助以前做游戏的设计理念,让孩子在游戏中找到学习的感觉。小孩都喜欢玩,我们把原来枯燥的方式转变一下,让孩子感觉到跟玩很接近的学习方式。在这个过程中,能让他体会到成就感。这是对孩子心理活动的一种分析。”鲍岳桥说,“哪怕我改变了一个孩子,我都认为是很有意义和价值的事情。”

  在从理想前往现实的路上,总是充满难以预想的障碍。一起学习乐园光筹备就花费了好一段时间,过了大半年项目才慢慢开始。

  张老师是最早一批进入公司的人,“那时,6个人在一间狭小的办公室开发客户端,一些五十多岁的老教师根本不会用计算机,只能将写好的产品口述给我们这些技术员,再由我们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电脑。”而之后由于网络教育环境不景气,一拨拨的人离开公司,就连张老师也产生过迷茫和动摇。

  2008年之前,一起学习乐园几乎没怎么成长。“大家一开始把在线学习想像得过于乐观、简单,但实际上是挺复杂的东西,而且在线学习的企业非常多,死掉的也很多。”

  当时同类型的网站大都把趣味性挂在头上,但踏踏实实把内容做好的却不多。鲍岳桥认为大家没有认清趣味性的真正涵义,“趣味性更专注心理活动。”他经常给员工举例,红极一时的开心网(微博)偷菜游戏,界面并不算漂亮,环节设计简单,故事情节也不复杂,为什么那么多人着迷?“它抓住了用户的心理。绚丽的画面都是表象,抓得住人一时,抓不住一世。”

  一起学习乐园刚刚起航的时候,网络在线教育的海面早已不再平静。一大批网校轰然倒塌,存活下来的公司也处于苦苦挣扎的边缘。那时期的网校都是将教案和资源强加给学生,让学生自己下载去看,这种方式对于家长和孩子而言并没有吸引力,久而久之,网校的用户群越来越少,直至没落。

  而“寓教于乐”的创新教育理念固然前卫,但付出的代价也很惨。

上一篇:秒速赛车处理不好就会让人生走弯路甚至
下一篇:秒速赛车平台网络教育文凭不好混
相关文章